在13日的諸多反腐新聞中,要數北戴河區供水總公司原總經理馬超群最具轟動效應,據查,辦案人員在其家搜出1.2億元現金、37公斤黃金,另有68套房產,貪腐程度令人觸目驚心,當之無愧榮膺“史上最牛科級貪官”稱號。(11月13日《南方都市報》)
  該案有很多解讀的角度,有論者已經做出了相當精辟的評論,而我則從抓捕現場的一個細節中發現了一個新的解讀視角。據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員透露,坊間傳言其有涉黑背景,帶走他時動用了特警。馬的涉黑問題也得到了北戴河供水總公司負責人證實。
  按理說,抓捕馬超群這樣的科級貪官,只需民警到場即可,何須動用特警。沒別的解釋,就因為他有涉黑背景,抓捕小組擔心黑社會勢力會出面干擾,為安全起見,動用了特警。其涉黑範圍有多廣,涉黑程度有多深,有待紀檢部門查證。
  從其涉黑一節看,可以找到有關答案,如小科長何以成為巨貪,怎麼敢家藏1.2億元現金、37公斤黃金,而且還能邊腐邊升——案發時已經升任秦皇島市城管局副調研員,成了副處級幹部,諸如此類的疑問都能從涉黑信息中得到解釋。
  無獨有偶,據今年7月2日中國共產黨新聞網報道,河北省保定市曲陽縣七里莊村20人涉黑一案,僅村支書劉會民就受賄5270萬元、一次性收取某房地產老闆10公斤黃金;廣東省在抓獲一個以村主任為首的黑社會團夥時,出動了700名特警。“小官大貪”、“村官涉黑”,此類新聞不斷見諸報端。其中來自2009年8月2日《楚天都市報》的一則題為“重慶50多名貪官涉黑入獄”的消息更加觸目驚心,發人深省。
  從治理理論上講,官場與黑社會應是黑白兩極,水火不容,但實情並非如此。我國的法治建設還在路上,人治模式並未絕跡,黑惡勢力為了求得生存發展,勢必會瞄準位高權重的高官或者手握實權的基層官員,千方百計要去腐蝕拉攏他們,拉他們下水或者入伙,彼此沆瀣一氣,結成利益同盟。而很多官員往往經不起利益誘惑或者有把柄被對方抓住,很容易被黑惡勢力所利用,充當他們的保護傘。一旦彼此結盟後,黑惡勢力反過來會來“保護”官員,手段有為他們通風報信,封堵知情人的口,威脅辦案人員等,無所不用其極。
  如村官、科長等基層官員因為常年身處底層,與黑惡勢力交往的機會尤其多,稍有不慎,就會與黑社會打成一片,淪為黑惡勢力的同道。尤其是像馬超群這樣的國企一把手,重權在握,更是黑惡勢力覬覦的對象。再如劉會民這樣的村支書,雖然官職卑微,但因為事涉村集體土地出讓,在本村具有說一不二的權力,開發商自然要用重金和黃金將其搞定。
  基層官員涉黑的嚴重性不僅體現在官員的貪欲日益巨大,大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,還表現在增加了反腐的難度。如坊間傳出某某官員涉黑,就算有人想舉報也不敢,怕受到黑社會的追殺;就算紀檢部門掌握了某官員的腐敗線索,但瞭解到其涉黑,也會有所顧忌,故真對某貪官實施抓捕時,就要借助特警的力量來威懾黑惡勢力。
  如何遏制“小官巨腐”現象,很多論者提出了分權、加強監督、增強打擊力度等一系列辦法,這都沒錯,我想補充的一點是,鑒於涉黑貪官越來越多,腐敗分子與黑惡勢力已結成一根藤上兩隻螞蚱,建議公安、紀檢監察部門攜起手來,打黑反腐兩手都要抓,都要硬,只有做到打黑務盡,才有望遏制“小官巨腐”的反常現象。
  文/王學進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抓捕馬超群何以要動用特警)
創作者介紹

nw58nwpmf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